幻燈s
幻燈三
幻燈二
幻燈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>主頁 > 走班排課 > 語文培訓 >
黑夜里的守候

“唉…… ”

夜里,我躺在床上,雙臂伸展,兩腿分開,呈一個“大”字形鋪開。我翻了個身,胳膊彎曲,頭埋進臂彎,咸魚一般趴在床上……

終于,當我第十七次翻身后,我意識到:睡不著了。望著黑漆漆的天花板發呆——我為什么睡不著了呢,這還是一只蝙蝠惹的禍。

因為疫情,全國都進入警戒模式。我更是天天悶在家里,坐著,躺著,在床上打兩個滾,踢不了球,賽不了跑,捉不了迷藏……生活太過悠閑了。不過,好在我有諸多的應對方式。學習之余,我可以看書、繪畫、聽歌、看電視。實在無聊,還可以偷來老媽的瑜伽墊做做操,跑下六樓扔個垃圾也是不錯的。

可是……我的目光投向“黑暗中唯一的光亮”,那扇窗戶。多久,沒有到過外面的世界了?

其實,我五天前還真真正正出去了一次。

那天中午,老爸給我發過來一張照片,奶奶坐在藍色塑料小板凳上,身著綠色羽絨服,外邊套著紅色馬甲,胸前還別著黨徽。她一向笑瞇瞇的臉上戴著口罩和護目鏡,手里拿著藍色大本子和一支筆。我注意到,照片上的背景正是我家樓前!

我立即戴上口罩,去前面一單元的奶奶家一探究竟。原來,為了應對疫情,街道辦需要在每棟樓前有一個人記錄人員出入,這是自愿報名的事。奶奶聽說了,馬上自告奮勇:“讓我加入你們吧……”

我們順便在奶奶家吃了午飯,飯后,奶奶又回到她的“崗位”上去了。

“今天挺冷的,白天有太陽還好說,晚上總不能讓她老人家自己看著吧。”傍晚,母親下了班,一家人吃了晚飯。父親吃完飯就披上紅馬甲,下樓替奶奶守著了。母親和奶奶收拾了飯桌,母親看一眼窗外,也下去了。而我吃得慢一些,吃完也急忙跑了下去,當然三個人都戴了口罩。

跑下樓,我一眼就望見黑夜里路燈下唯一鮮艷的——那件紅馬甲。只是穿著馬甲的不是父親,而是母親,我小跑著來到父母身邊。失去了太陽庇護的黑夜,是那樣冰冷。而它似乎也因此而不滿,竟鼓起腮幫子吹起了寒風!我不禁吸了吸鼻子。母親見了,把紅馬甲脫下來遞給我:“快穿上,別感冒了。”穿的最少的我,被夾在了父親和母親中間,遠遠看上去,活像一個中間是紅色烤肉的漢堡包。

因為疫情,街上幾乎沒有人經過,這個二月顯得尤為孤寂。但是,我們是不孤獨的。我回頭便看見一單元二樓亮著的燈,透過窗戶,可以隱隱約約看見,站在窗前一高一矮兩個人影——爺爺和奶奶。我不禁笑了。

那個夜里,我們一家一直守到八點半,才準時下班歸去。只是,第二天街道辦就另派了人,我于是開始了正式的宅家生活。

其實,無論是上次的非典,還是這次的新冠肺炎,都不是野生動物的錯。錯的是把它們當成佳肴的人類,趕緊迷途知返,將功補過吧……

“呵——”我打了個哈欠,揉揉眼睛,有了困意。

“睡吧,一切都會好的。”

分分11选五开奖结果 平阳股票配资 有没有江西快3网址 力源液压股票行情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 舟山飞鱼彩票走势分析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五码分布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福建快三综合走势图一定牛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百度 快乐双彩今天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原理举例说明 五粮液股票行情k线图 河北福彩网官网首页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