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燈s
幻燈三
幻燈二
幻燈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>主頁 > 信息公開 > 德育之窗 >
這事不能怪我

事情最初不是這樣的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盯著眼前的試卷,試圖用手指蓋住那慘不忍睹的分數。我抬起頭,假裝在看黑板上的字,迅速用余光掃了一眼同桌的試卷。

 

分數很高。我心下一沉。

 

但很快我又振作起來。這事不能怪我,我對自己說。考試的時候我坐在窗邊,毒辣的陽光曬得我頭暈眼花,幾乎看不清試卷上的字!對,一定是這樣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再次看向我的同桌——油膩的頭發、厚厚的鏡片、小而無神的眼睛。他認真地整理著試卷,似乎沒有因為考好而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
 

呆子!我在心里嗤笑。一個只會死學習的書呆子罷了,只要我肯努力,隨隨便便就能超過他。

 

不就是努力嗎?誰不會?

 

我買來一堆精美的筆記本,打算從此好好聽課。我用各色的筆來區分內容,在空白處貼滿了漂亮的貼紙——同桌的筆記在它們的襯托下無比寒酸,我滿意極了。遺憾的是,我很快厭倦了這種模式。整理這些需要大量時間,我甚至無法專注聽課,這讓我感到焦慮。終于我還是決定把它們扔在一邊。我不需要記筆記,這種死學習的方式不適合我,我安慰著自己。我不是懶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堅持早上按時到校,只是晨讀課還沒結束我就睡得不知東南西北。每當我揉著眼睛醒過來時,我都會偷偷觀察我的同桌。黑眼圈都要延伸到鼻尖了,讀了那么久不見得記住多少!我撇撇嘴,負罪感逐漸消失。只有保證睡眠才能保證效率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班主任宣布下周期末考試,我突然有些心慌。我下意識地看向同桌——他依舊沉默地做著練習題,手中的筆不曾停頓一下。切,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肯定也在暗中和我比較,等著看我的笑話!

 

果然,期末考試我的成績甚至比以前更爛。老師對我說,你是個聰明的孩子,就是不肯努力,馬上高三了,你一定不能這樣散漫下去。我一邊點頭一邊在心底洋洋得意,你看,大家都知道我聰明,只是不夠努力罷了。成績不理想只是暫時的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 我制定了一大堆暑假復習計劃,安排了詳細的時間表,只是當我看到手機時,立刻就將其拋之腦后。假期就是用來養精蓄銳的,我只有休息好了,開學才能專注學習。我沒做錯什么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 高三開學考試,我的成績一落千丈。我開始害怕起來,拿著各科試卷找老師分析原因,得到的卻是統一的答復——懶惰。我坐在位子上,聽著老師夸獎我的同桌。不要慌,我告訴自己,我只是沒有找到狀態,我還有救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開始拼命學習。我晚上通宵刷題,第二天一早就到校讀書。我把時間全部塞得滿滿的,似乎這樣我才有自己足夠努力的踏實感——終于,我累倒了。

 

在醫院待了幾天后,我又恢復到以前的學習狀態。我告訴自己,盲目的努力是沒有用的。我看著身邊日漸消瘦的同桌,為自己有長遠目光而暗自欣喜。身體是革命的本錢,我不是不能努力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但全市一輪統考的到來還是讓我無比緊張。這段時間我的努力大家有目共睹,如果考不好,是不是會被認為不聰明?以往成績差是因為不夠努力,我甚至享受著家長老師的“恨鐵不成鋼”,可如果這次考不好,我就連最后一塊遮羞布都沒有了。看著身邊被我鄙夷已久的同桌,我心情復雜。

 

我作弊了。

 

一輪考試后,我突然成了老師們的掌中寶。所有人都夸我聰明,只要稍稍努力就能輕松超越別人。我美滋滋地接受著大家的夸獎,聽著聽著就感覺自己真的有那么厲害。我其實沒有抄很多,只有一點點罷了,我的成績還是基于我的能力。總之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我看著身邊依舊木訥的同桌,不屑地扭過頭。他現在肯定非常失落,只是情緒隱藏得夠深罷了。看見沒,只要我肯努力,很輕易就能超過你!

 

可作弊是會上癮的。

 

我開始沉溺于這種沾沾自喜中不可自拔,老師和同學們的夸獎讓我分不清真假。偶爾清醒時我會后悔,可當我硬著頭皮打開許久未看過的課本時,我知道,已經來不及了。學校從月考變為周考,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完成真正的鳳凰涅槃,于是只好帶上灼熱的面具——盡管那令人驚艷的面具在逐漸腐蝕我的面龐。尤其是我的同桌偶爾會露出微微疑惑的神情,這讓我有莫大的快感。

 

黑板上的高考倒計時從三位數變成兩位數時,我的作弊技術已經爐火純青。我告訴自己,是時候停止了,我必須面對現實。

 

高考前最后一次全市統考,我的真實成績幾乎讓我絕望。所有人都認為我是因為壓力太大而發揮失常,老師和家長都用最最溫柔的語氣安撫我說,沒關系,你只是太緊張了,你是個好孩子,只要稍微調整一下就能重回巔峰。

 

我哭了。

 

我感到胃里的酸液涌上了口腔。我捂著臉,拼命地點頭。沒關系,就像他們說的那樣,我只是發揮失常而已,這事不能怪我。

 

窗外的花開得熱烈,在我眼里卻像血盆大口。玻璃將我的臉與花重疊在一起,在屋內刺眼的白熾燈光下變得怪異而扭曲——我幾乎要看不清我自己了。

 

高考前夜,同桌看著緊張到崩潰邊緣的我,終于開了口:“加油,你這么聰明,一定可以考好!”我死死地盯著他的眼睛,卻只看到一片清澈無比的真誠。

 

我突然怒火中燒。

 

他居然這樣坦然。

 

他怎么可以這樣坦然。

 

我感到眼前一黑,周圍瞬間涌上同學們驚慌的叫聲。

 

事情最初不是這樣的。

 

這事明明不能怪我。

 

不能怪我啊。

分分11选五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幸运赛车历史开奖号码展示 吉林11选5计算奖金 快乐10分助手下载 asg游戏豆理财平台 陕西11选5前三遗漏 世界四大赌城的四大赌场 股票分析方法介绍 内蒙古11选5玩法规则 秒速赛车全天开奖网址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今日内蒙快三预测号码 上海体彩十一选五攻略 上海快三开奖走势和值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股票涨跌的原理计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