幻燈s
幻燈三
幻燈二
幻燈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>主頁 > 信息公開 > 德育之窗 >
失物招領

一零年的夏天異常煩悶,高溫似要把整個城市都融化,留著知了白白地在那兒叫著,倦怠而無望。我悶在宿舍里整日不出,看從舊書店買來各式的港臺盜版小說,書的霉味卷著黃梅天特有的腐爛氣席卷這方小天地,而我躺在床上能連著看四五小時,從陸小鳳看到楚留香,為的是大段大段的時光消磨過去。每天傍晚的時候,我抓起藍色的鑰匙環起身去食堂,因為懶倦的緣故,我每日吃兩餐,bruch和這頓算不上dinner的dinner。某一天學生會給系里每個學生發了海寶的鑰匙環,說是為了迎接世博會。發的時候我隨手塞進了口袋,回去細細看看,做工還不錯,于是就代替了舊的。新的是比舊的要好看。

 

假期平穩地開始了十天,某天黃昏我拿著《七種武器》在去食堂路上邊走邊看,知了旁邊鳴叫不停,古人說非是藉秋風,我倒希望秋風掃盡,知了好早點歸西,還夏天太平。樹葉也颯颯地搖,搖落的就飄在地上。我腳底一硌,原以為踩到的是石頭,低下身去一看卻是海寶鑰匙環,藍色海寶上又貼了小海寶,邊緣都是新新的,一看就沒貼多少時間。我把它塞進口袋,照常地晃晃地去了食堂。食堂推門而出的是一浮浮的冷氣,而前頭黑壓壓的,已經排了不少人。我突然失了食欲,轉身到隔壁提供水果和點心的小食堂,拿了鐵盤子排隊。排我前頭的是一個矮矮的穿藍裙子的妹子,身上茉莉花香一點點溢出來,手里也拿著海寶鑰匙圈,新新的。風扇呼呼的,她突然轉頭,發覺我也在看她,場面一度很尷尬。

 

我很不合時宜地指指鑰匙圈,說,“你也有這個啊。”然后搖了搖我手里的示意我也有。

 

她就笑笑,“聽說學生會發了好多這個,人手一個吧。”然后又轉過臉去。

 

她的臉是圓圓的,眼角有三粒連著的淚痣,她在眼角涂了銀粉,看上去閃閃的,像秋色海面的浮光粼粼,一痕一痕地墜入曼妙無垠的海底。但是她很快轉過去了,背來一陣香氣,印象和記憶又在里面連綿了。她拿了切成小方塊狀的芒果,我拿了鮮紅的西瓜,然后我們很有默契地坐到了一塊兒。我偶爾偷瞄她,在發絲游離相合間瞥見她的眉眼,臉頰和唇鼻。我也感覺到她也在偷瞄我,偷瞄我的海寶鑰匙圈或咬嚙西瓜后濺出的汁液,或許還是笑盈盈的。但我們始終沒有說話。一句也沒,我們在夜色中各奔回各自樓上的燈火。

 

回到寢室后,我在校吧上貼出了那個丟失的海寶鑰匙扣,特別說了大海寶上還有小海寶,打完字后直接躺向了床,我問大黃,你知道那個,我們系有個女生有三顆淚痣嗎。

 

大黃每日慣例在CS,光著膀子,盯牢屏幕,許久沒回我,半晌回了一句,你說何嵐嗎,她分手好久了,要追我幫你啊。

 

我手上拿著《七種武器》,瞄他一眼,說,不用了,要追我自己追啊。

 

他就笑笑。

 

一個禮拜后我和何嵐戀愛了。我們每天傍晚到小食堂吃固定的水果,在海寶刷完的滴一聲之后,我看著她吃,她看著我吃,然后再拐個彎兒到學校旁邊的那條美食小巷,一個攤兒地一個攤兒地吃過去,加啤酒半杯,才心滿意足開開心心地回宿舍。周末到文藝街上買明信片寄給老同學和筆友,接著到鄰座八樓的私影里看老電影,在深情處擁吻,情不自禁而水到渠成。有時夜里,她半張著醉著和我說起她前男友,在做完愛穿好衣服后跟她說分手,她在暴雨中難過地狂奔。她的眉眼迷離,唇齒半張,像古人口含朱丹,沾染一抹艷麗而濃重的紅。我喝得半醉,她眼淚已經掉下來了,我們到賓館安眠。然后天亮。

 

第二天我們又是極有默契的戀人了。她在閨蜜面前很少提起我,我在好友間也很少提起她。有時會搶圖書館的自習位,順帶給對方留一張,有條不紊,來了相視一笑。她老是穿白襯衫加藍色條紋七分裙,運動鞋為藍色或粉色,配上黃色漁夫帽,至少我覺得,我是很喜歡這身裝扮的。然后無言開始復習,結束后一起吃飯。

 

我每天都登貼吧看,那條帖子地下評論穩定為0,海寶鑰匙環于是一直擺在書桌的抽屜里,我心里想,也許它的主人不會來了,它被永久遺棄,長久屬于我。

 

我和何嵐在一起一個半月后,事情出現了轉變。那天我們在林蔭道上走,遠處浮著粉紅色黃昏仿似灑了金箔,有古典樂聲從遠處廣場一輪輪傳來。她低著頭,和以往一樣地沉默,她說,我是不是挺傻的。

 

我說,不傻啊。我摸摸她頭。

 

我被騙得那么慘,還傻傻地信他。你人好好。她踢著地上的落葉說。

 

人本重情,你沒錯的啦。王菲的《情誡》聽過嗎,她唱  紀念留給下世/不/對別人發誓 我覺得很對的。現在安穩就好啦。

 

她抬頭看看我。

 

我們又無言地走過去。

 

此后我們相見次數逐漸稀少,我以開學季繁忙為由自己搪塞自己過去了,但是開學季過去,我們迎來了比秋天更蕭瑟的冷淡期。無言,無語,亦無交會。我們心照不宣地不對外人說起戀人關系,減輕了人言的威重,為的是蒙蔽自己結束這段戀情不會帶來諸多痛苦,至少不用飽受流言的侵擾。但本質,于我而言,是因為我的自卑,像我迫不及待換上海寶鑰匙扣一樣,我迫切地更迭自己不落伍,像末路行人倉促趕在時代末尾,人群里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,害怕無遺的完全展露。我相信她也是。所以我尊重她。所以我們心照不宣。

 

一個禮拜后何嵐給我發了長信。她說她很感謝我這些天的赴身左右,思來想去,還是做貼心朋友更為妥當。她決定離開去找她的前任,不管他愛人與否,她的愛是實實流瀉的。我們在路燈下做最后的親吻,然后和第一次相見一樣,奔赴彼此的燈火。

 

學期將末的時候,帖子下有了新回復,道是海寶鑰匙扣的原主,點開ID,最新的和很早以前都是和何嵐的親密合照。我看向照片,有些恍惚,再過一會兒有些釋然了,還有很慶幸,我想到——這一環,終于要物歸原主了。

 
分分11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福利彩票网群英会 佳永配资怎么样 炒股入门基础知识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双色球快乐10分钟 广西快乐十分加盟 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120136排列3博彩老头 极速时时彩官方几点停盘 上海11选5人工计划专家 个人如何理财 期货配资是违法还是违规 广西快乐十分复式投注 广西快乐十分攻略 福彩东方6 1最新开奖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